小时调查一网卖出近千万?东海野生大黄鱼王者归来了?你也想捕鱼

  • 时间:2022-01-20 04: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几天,有关野生大黄鱼的新闻刷屏朋友圈:宁波象山石浦的渔船在长江口以东的165海区一网捕获近5000斤野生大黄鱼,最终卖了957万元。

  船老大林海东说,他出海捕鱼29年,这一网下去,等于10年的营收。这样的暴富故事,真是羡煞众人。“我要去捕鱼去。”网友们这种半开玩笑的留言也反映了这种心态。

  而在舟山海域,前几天多家自媒体直播了一场大黄鱼追寻之旅,视频背景里,密密麻麻都是海钓艇,数量超百艘。

  野生大黄鱼真的已经“王者归来”了吗?眼下正是大黄鱼的集中越冬期,在利益驱使下,一窝蜂进行围捕和垂钓,是否会再次让大黄鱼遭受灭顶之灾?小时新闻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野生大黄鱼是我国东海的四大经济鱼类之首,它是大自然馈赠于沿海人民的珍贵礼物。其形如蒜瓣的鲜甜肉质,可谓鱼中之极品。

  建国后,由于大肆捕捞,到上世纪70年代初,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逐渐枯竭。1974年初春,浙江省组织2000对机帆船前往大黄鱼的主要越冬场外海中央渔场围捕。至此,东海野生大黄鱼几乎灭绝。

  近几十年,通过制度性的休渔禁渔政策和增值放流措施,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有了复苏的迹象。据小时新闻记者观察,近两年,除了浙江沿海渔民零星捕捞大黄鱼的消息屡屡见诸媒体,而大批量捕捞野生大黄鱼的爆炸性消息也接连出现。

  在东海165海区,象山石浦渔民一次性捕获大黄近5000斤,是近30年来破记录的一次。同样在165海区,2020年11月,象山桐照村渔民也捕捞到近千斤大黄鱼。

  2020年11月底,奉化渔民一网捕捞上千斤大黄鱼,浙海大科研人员提取样品进行基因测序

  现在的东海野生大黄鱼有价无市,动则上千元一斤,个头越大,价格越贵。而谁能想到,在上个世纪50年代,野生大黄鱼曾跌至每斤五六分钱,很多幼鱼堆在滩头腐烂,作为肥料。

  小时新闻记者曾报道过由浙江海洋大学牵头承担的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项目。该项目试图通过鱼苗放流和野化,重建大黄鱼的栖息地,试图用三年时间将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恢复到1000吨,最终实现野生大黄鱼万吨重建计划。

  2020年10月下旬,该项目团队研究人员在舟山渔场采集到171尾野生大黄鱼。这也是科研人员20多年来在岛礁水域资源调查中捕获大黄鱼最多的一次。

  上面提到岛礁水域,渔业资源相对丰富,大黄鱼也多。舟山嵊泗县有个无人岛叫海礁岛。1月15日,一些自媒体在海礁岛海域直播大黄鱼追寻之旅,其实质就是一场海钓直播。当天,有多名海钓客钓到了亮晶晶很漂亮的大黄鱼。外围的消息传出来,有人钓到了上百斤。“多的时候一天能赚5万元。”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小时新闻记者。

  更多外围的信息爆料出来:“前几天,嵊泗海域有船一网拖了四五百斤。”“石浦船,4个钟头拖了300多斤。”“专业海钓船在舟山外渔场也钓了300多斤。”“我昨天夜里收货也收了四五百斤”……

  一位沈家门水产品经营大户则坦言:“这几天,渔民都去捕捞大黄鱼去了,昨天3只船捕了200多斤……”

  综合以上信息可以发现,在眼下大黄鱼越冬季,大量渔船老大和海钓客们都嗅到了商机,纷纷赶往野生大黄鱼越冬海域“捞金”。

  “海钓的大黄鱼肯定比拖网船捕捞的品相更好看,价格卖得也更高。”从事海钓13年的舟山王女士告诉小时新闻记者,她在海钓基地设在舟山外海渔场一个叫浪岗的无人岛上。这几天天气好,浪岗岛周边海域有上百艘渔船和海钓艇。

  “一天钓上百斤我没见过,不过爆箱(行话,意为一只冰箱装不下)的事我经常听到。”王女士说,用来装鱼的冰箱一般在120升或150升左右,装个几十斤是可以的。

  王女士还透露说,这些海钓客有些是自己开船来,有些是租用她的钓鱼艇。“一人用一两根钓鱼竿,钓不同的鱼,使用的鱼饵也不一样。”

  岛礁周边海域,为何容易钓到大黄鱼?其实这与大黄鱼的习性有关,也与人类的喂食有关。

  已经退休的陈员祥曾是原宁波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他出生在舟山岱山,自称是“枕着岱衢族大黄鱼叫声”长大的,他捕过鱼,经营过渔业公司,从事过渔业管理,可谓宁波舟山最权威的行业人士。

  陈员祥告诉小时新闻记者,作为石首科鱼类的大黄鱼不会跑到深海去,它们通常生活在近海沿岸底层水域,随着气温降低,眼下是大黄鱼由北往南洄游越冬季,所以岛礁周边海域的环境很适合他们,再加上现在一些海钓客会投喂食物,因此才有了围捕和围钓的场面。

  对于近年来捕捞的大黄鱼到底野不野,是不是真正野生的,浙江海洋大学科研专家曾对此做过基因测序,但测序的结果仅仅表明这一测序对象来源于那个族群,即是岱衢族还是闽粤东族。

  鉴别大黄鱼野不野,你可以网上搜一艘或者请教老渔民或行业人士,一般是从外形上区别,比如体型、鳞片、鱼鳍等等,这次象山船老大捕捞的大黄鱼,有人就提出质疑可能是去年网箱里逃出来的。“看起来胖胖的,鱼鳍也不一样”,“你看它眼睛到腮的距离是有差异的,”报道发出后,有几位网友给记者留言。

  不过,这一次陈员祥老师向记者透露了甄别野生大黄鱼的绝招,那就是看鱼胶(是鱼类用以调整下沉或上浮的器官,内有气体,也叫鱼鳔、鱼泡)。“野生大黄鱼的鱼胶又大又厚,养殖的则很薄。”陈员祥说,所以养殖的黄鱼到不了深水,一般网箱养殖在6米深,下到20到40米就了不得,因为鱼胶承受不了深水压力。

  针对近期很多渔船和海钓艇齐聚大黄鱼越冬场“捞金”的现象,业内人士是既喜且忧的,喜的是大黄鱼资源有了复苏的迹象,忧的情况刚一好转就大肆捕捞,后果堪忧虑。小时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已有多名业内人士发出呼吁,在现代先进的捕捞技术下,高强度的“围捕”后果将更为严重,各方要联手动起来,放野生大黄鱼一条“生路”。

  “同胞们,别赶尽杀绝,留点后路给后人吧!还记得舟山渔业怎么衰竭的?!”“手下留情吧,距离春节产卵也没多久了。”浙江海洋大学江丽华博士给记者留言道。

  “在如今没有摸清大黄鱼家底的情况下,这种高强度捕捞真不可取,如果一拥而上,大黄鱼越冬场又将面临被‘一锅端’的危险。”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渔业资源与生态研究室副主任蒋日进告诉小时记者,“我们正在想办法拿到此次象山船捕获的165海区的大黄鱼标本,通过实验进一步搞清来龙去脉,摸清资源恢复情况。”

  “大黄鱼越冬场的保护,已经刻不容缓!”从事了20多年大黄鱼育苗工作的徐万土表示,听到“一网957万”后,直言“毫无丰收的喜悦”,大黄鱼与其他鱼不同,要产卵至少3年生,2000多公斤大多是可以产卵的大黄鱼亲鱼,太可惜了!”

  “当务之急,是尽快立法保护,要采取禁捕等相关措施保护好越冬期间的大黄鱼亲鱼。”徐万土建议,在资源保护上,还可以在海洋管理体制机制、增殖放流模式等方面进行探索研究。

  “要加强整体研究,提升可持续的资源保护和利用,按照生态系统的理念设立大黄鱼越冬保护区。”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项目首席专家严小军表示,要结合大黄鱼生命周期长、性成熟期晚、破坏后恢复期长、越冬具有明显聚集性等特征,建议制定全周期整体性自然资源保护整体架构,将大黄鱼增殖放流新技术、“鱼巢构建”新方法、越冬场确定与可持续开发都纳入其中,进行综合系统研究。

  而作为老渔业工作者的陈员祥则认为,我国经济社会已发展到了较高层次,现在研究的海洋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应该研究试行渔业制了,可建议在浙江先试行《配额捕捞》制度,因为我省现监管到位,水产市场相对集中,作业方式认同,渔获物主品季节性强,渔业民间组织基本覆盖!此制度可能比目前的“许可”制度,能保护资源持续性,减少渔业成本,提升渔类品质,做到”抲大放小”。

  1月15日晚上7点半左右,浙江宁波象山石浦东门渔村三大队码头,鞭炮声响,烟花绽放。满载155箱合计4900余斤大黄鱼的浙象渔31088船缓缓靠岸,久候的村民和批发商不断发出阵阵欢呼,纷纷围上前去,争相一睹数吨野生大黄鱼的壮观景象。

  此次浙象渔31088船捕获的大黄鱼平均每条重约2斤,个别大的重达3斤半。经过现场3个小时的讨价还价,最终这批野生大黄鱼以每斤1900余元的平均价格被4家批发商买走,成交额达957万元。

  17日上午,船老大林海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957万的款项已基本到账。

  有专家则呼吁,在先进技术支撑下的高强度捕捞应该谨慎,因为可能影响海洋生态。

  林海平是浙象渔31088船的船主。去年12月27日,他带领着来自贵州、江苏等多地的16名船员,驾驶着浙象渔31088船和另一艘渔船经过一天一夜地航行到达了东经124度、北纬32度的东海165海区,该海区在长江口渔区管理区以东,与韩国渔区和日本渔区相邻。

  “我们在海上漂了十多天,毫无收获。”林海平说,此次是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出海捕鱼,十几天下来毫无收获,他算了一下,如果接下来几天再打不上鱼来,此次出海有可能给他带来七八万元甚至上十万元的损失。

  1月14日晚上8点多,两艘渔船组成双拖作业捕捞,起网时船员们都惊呆了,网里金灿灿一片,“咕咕咕”地叫着。“入眼的基本都是大黄鱼。”激动的林海平第一时间拍照,发给了妻子。林海平说,他从事渔捕行业28年,听都没有听说过有人一网可以捕获4900多斤野生大黄鱼。

  当时,随行船员们也很激动,不少船员都拍照留念。船员杨天胜还专门录制了视频:“船老大这下发财了。”庆祝此次出海大获丰收。

  随后,林海平和船员们将鱼获拉上甲板,立即按品种、规格分类装箱,做好保鲜措施。林海平说,此次除了捕获4900多斤大黄鱼外,还捕到了几十斤的鲳鱼和乌贼等。

  野生大黄鱼金贵无比,号称“海上土豪金”,经不起折腾。当晚,林海平和船员们就决定开船返回象山石浦。

  据林海平介绍,每年的捕鱼期从下半年的9月16日开始,一直到过年前几天。他们一次出海的天数短则十天半个月,长的可达两个月,“吃穿拉撒全部在船上,大风大浪有时也无处躲。”他说,出海打鱼的生活很是辛苦,常常是靠天吃饭。

  浙象渔31088船还未返航,一网捕获4900多斤野生大黄鱼的消息已经在当地传开,林海平的几个朋友还专门买了烟花爆竹庆祝他满载而归。

  17日上午,象山石浦当地的洪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15日,船老大林海平的家人和数十位批发商以及邻近的村民多达上百人,一早就来到了码头等候着浙象渔31088船返港。当晚7点40分左右,浙象渔31088船驶进港口,等待多时的批发商就开始和船老大林海平谈价钱。

  “大黄鱼的个头不一,要分价位,从晚上8点一直谈到10点多,将近3个小时才把价格最终确定下来。1斤以上的每斤1300元,2斤以上的每斤2100元,3斤以上的每斤2900元。”林海平说,当时竞争比较激烈,有20多个批发商想要这批货,最后卖给了四家批发商。“总价钱是957万,四家批发商当场交了定金,最多的交了100万,最少的交了50万。”

  “这次是运气好,年关临近,这是野生大黄鱼行情最好的时候,如果是前几天或是再晚几天,都卖不到这个价。”林海平很庆幸,他说这次可以过个好年,也会给跟着他的船员小工们奖励。“如果捕不到这一网,我们可能还得一个多星期才能返航,现在大家都可以早点回家,好好备备年货,准备迎新年。”林海平说,近年渔捕的生意并不好做,这次的大丰收给他自己,也给同行们打了个气。

  17日上午,林海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957万款项都已基本到位。“出海打鱼不容易,能有这样的收获很感激,也很知足。”林海平说。

  谢女士是参与拿下4900余斤大黄鱼的四家批发商之一,15日晚,她的丈夫参与了价格磋商。“这次我们一共买了一百多万元的大黄鱼,现在已经卖出了一多半。”17日上午,谢女士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野生大黄鱼市场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春节临近,老百姓都在购置年货,大黄鱼的价格比平时也会高出不少。”谢女士说。

  资料显示,大黄鱼是石首鱼科、黄鱼属鱼类,主要分布于西北太平洋地区,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和越南沿海。在中国主要分布于黄海南部和东海地区。

  大黄鱼经济价值高,肉质鲜嫩,富含蛋白质,是鲜食佳品,不仅鲜销,还可综合利用,鱼鳔可以干制成名贵食品“鱼肚”,又可制成黄鱼胶,是工业用高级胶合剂的原料。另外,大黄鱼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是一些中、西成药的原料。鱼鳔炒炼焙黄制成中药“鱼鳔胶珠”可治疗消化性溃疡、肾结石等,耳石研磨后与其他中药配伍制成“鱼脑石散”,对治疗鼻窦炎有较好的疗效。

  近年,浙江沿海的渔民和科研人员捕捞到批量的野生大黄鱼的事件时有发生。2021年10月下旬,浙江海洋大学负责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项目的研究人员,在舟山渔场一次性采集到171尾野生大黄鱼。

  “我也关注到了此事,我们团队也在找样本继续研究。”1月16日,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工程首席专家严小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连续两年都在冬季时刻基本在同一渔区采捕到吨级规模的大黄鱼,这初步可以判定:大黄鱼自然资源群体有明显恢复迹象,这一海区可能已成为一个越冬场,大黄鱼在东海海域所预判的东西越冬洄游路线是存在的,要不断加强整体研究,提升可持续的资源保护和利用。

  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渔业资源与生态研究室副主任蒋日进则表示,“在如今没有摸清大黄鱼家底的情况下,这种高强度捕捞并不可取,如果一拥而上,大黄鱼越冬场将面临被‘一锅端’的危险。我们正在想办法拿到此次象山船捕获的大黄鱼标本,通过实验进一步搞清来龙去脉,摸清资源恢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