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汽车资讯 >

公案戏中的那些悬案

编辑:admin 日期:2021-07-21 03:24 分类:汽车资讯 点击:
简介:元代曾一度倾轧汉族文人,这使得饱学之士纷纷借杂剧,抒心中不平。这些创作者,时常目睹升斗小民生活的苦厄,亦或自己也正遭逢着无理、不公的对待。 凡傀儡,敷演烟粉、灵怪、铁骑、公案、史书历代君臣将相故事,话本或讲史,或作杂剧,或如崖词,大抵多虚少

  元代曾一度倾轧汉族文人,这使得饱学之士纷纷借杂剧,抒心中不平。这些创作者,时常目睹升斗小民生活的苦厄,亦或自己也正遭逢着无理、不公的对待。

  凡傀儡,敷演烟粉、灵怪、铁骑、公案、史书历代君臣将相故事,话本或讲史,或作杂剧,或如崖词,大抵多虚少实,如巨灵神、朱姬大仙之类是也。

  当时,民间流传着许多清正严明的官员断案的故事,比如施公案、彭公案、包公案、海公案等等,这类故事既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又摘奸发覆、洗冤雪枉,颇受欢迎。

  关汉卿先生擅写公案剧,创作颇丰。他的作品《包待制智斩鲁斋郎》中,鲁斋郎上场时便狂妄不已:

  花花太岁为第一,浪子丧门再没双。街市小民闻吾怕,则我是权豪势要鲁斋郎。小官鲁斋郎是也。随朝数载,谢圣恩可怜,除授今职。小官嫌官小不做,嫌马瘦不骑,但行处引的是花腿闲汉,弹弓粘竿,械儿小鹤,每日价飞鹰走犬,街市闲行。但见人家好的玩器,怎么他倒有我倒无,我则借三日玩看了,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人家有那骏马雕鞍,我使人牵来,则骑三日,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

  鲁斋郎横行霸道,见到旁人有好的东西,必定占为己有。他先后霸占了李四、张圭之妻,此事后来被包拯获知。包拯欲还李、张二人公道,但也知道鲁斋郎背后很有倚靠,非他的职权能够撼动。百万富翁高手坛

  于是,包拯以“鱼齐即”的假名,向皇帝上奏鲁斋郎的恶行,皇帝看到陈列的条条罪证,怒不可遏,判这“鱼齐即”斩刑。

  包拯便以此令为凭,斩了鲁斋郎。事后,皇帝知晓了真相,木已成舟,也不能再追究。

  1958年,为纪念关汉卿戏剧创作七百年,马少波、范钧宏两位先生曾将这部杂剧改编为京剧《智斩鲁斋郎》,由李和曾先生、王泉奎先生,生、净两行当应工包拯,江世五先生饰演鲁斋郎。

  有一出元杂剧作品,叫做《盆儿鬼》,作者不详。全名也叫《叮叮当当盆儿鬼》,是不是蛮可爱的~

  故事十分荒诞:外出做买卖的杨国用,在回家的途中遇到开黑店的强盗盆罐赵。盆罐赵一上场便说:

  开着一座瓦窑,卖些盆罐。又开着一座客店,招接那南来北往的经商客旅,在此安歇。若是本钱少的便罢,若是本钱多的,我便图了那厮的财,致了那厮的命。

  杨国用经商归来,身上带着不少银钱,盆罐赵夫妻联手杀死了他,并且毁尸灭迹,将尸首焚烧成灰,做成瓦盆。

  瓦盆易主,到了张别古手里。谁想,杨国用的幽魂一直依附在瓦盆中,杨国用嘱托张别古,到开封府找包大人告状。“日断阳,夜断阴”的包公,升堂审问鬼魂,查明了实情,严惩了恶人盆罐赵夫妻。

  没错,现在常演的京剧《乌盆记》,就改编自这出杂剧。只是,那个倒霉的鬼魂改了名字,变成了刘世昌。

  其实,消弭在历史风烟里的蒙冤受屈之人,何其多也。希望冤魂昭雪,祈愿真相大白,还清白于人间。这样朴素的愿望,被剧作家写进了一个个的故事里。

  “苏三离了洪洞县”,是听戏的入门流行单曲。可这简单的一段唱背后,背负着苏三心酸的往事。

  风月生涯里,苏三与书生王金龙许下终身之好。王金龙进京赶考,鸨母把她卖给商人作妾室。不想,妻子皮氏妒忌苏三,下毒害她,反害死商人。皮氏把这人命官司诬陷到苏三头上,苏三被发配。

  许多时候,案情里的是非曲直并不复杂,明眼人都能看透。可难的是,公堂之外,纠缠不清的人情恩怨。

  明嘉靖年间,太仆寺卿莫怀古曾将汤勤荐于严世蕃门下为官。汤勤贪恋莫妾雪艳貌美,以“一捧雪”杯为由陷害莫怀古,严世蕃令总镇戚继光拿获莫怀古,就地斩首。

  仆人莫成貌与莫怀古相似,挺身代死。汤勤验出人头是假,告知严世蕃,皇帝命陆炳审理此案,严世蕃也令汤勤一同会审。

  待到堂上,陆炳明白,戚继光保护忠良的苦心,他断定人头为真;汤勤以莫怀古长有梅花痦、三台骨两处异样为由,断定人头是假。

  最终,雪艳这一盈盈弱质的女子,在洞房中灌醉汤勤,真将他刺死,随后她也自尽,故事就此悲怆落幕。

  陆炳选择了使巧计,暗中相助,可还是不幸地牺牲了雪艳;也有人,选择不顾身家性命。

  在上个世纪昆曲式微、观众寥寥之时,这部剧为昆曲争取到了大量观众。曾有人说,《十五贯》是“一部剧救了一个剧种”。

  这出戏的开端很有趣,有个屠户尤葫芦,从亲戚家借了十五贯铜钱回家,骗他的继女苏戍娟说,这是卖她为婢的身价。本来是随口的一句玩笑话,谁想苏戍娟当了真,深夜私逃投亲。

  这时,地痞赌棍娄阿鼠闯入尤家,偷走了十五贯铜钱,并杀尤灭口。第二天清晨,邻人发现尤被害、钱被盗,其女无下落,连忙报官。

  正巧,一个客店的伙计熊友兰,也带了十五贯铜钱去办货,途遇戍娟问路,二人因此顺路同行。

  结果糊涂的知县过于执,看这两人在一块,又有十五贯钱,认定证据确凿,草率定案,判二人死刑。

  临刑时,苏州知府况钟监斩。况钟察觉案情不对,但他作为监斩官,无权过问,犹豫再三,还是冒着丢官的风险,亲至现场查勘。

  这出戏里,况钟在“判斩”一场的犹豫,十分动人。况钟“奉命监斩”,发现冤情,想为无辜的受害者鸣冤昭雪,却又考虑到自己翻案无权,且时限难违:

  若说她不曾杀人,就要捉到真正的凶手;若说她确曾杀人,也要找到真实证据。怎可捕风捉影,轻率判成死罪呢?斩不得!斩不得!

  我乃是奉命监斩,翻案无权柄。苏州府怎理得常州冤情?况且呵!部文已下,怎好违令行!提起笔,犹豫再三呵,不可呵!不可!这支笔千斤重,一落下丧二命!既然知冤情在,就应该判断明。错杀人,怎算得为官清?

  黑脸的包大人,耿介刚直,铁面无私。开封府设三口铜铡,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再大的冤案也能查明,再显赫的家世也不会轻纵,从无徇私。

  钦承圣款坐南衙,掌刑名纠察奸诈。衣轻裘乘骏马,抵候摆头踏。凭着我旖劣村沙,谁敢道侥幸奸猾。莫道百姓人家,便是官宦贤达,绰见了包龙图影儿也怕。

  京剧里,《铡美案》中,包公不惧权贵,铡了贪图富贵、雇凶杀妻的驸马陈世美;《铡包勉》中,他最敬重的嫂娘之独子包勉,为官之时,收人贿赂,包公亦不敢徇私,按律铡之;《探阴山》中,更是奇诡,包公竟入阴司,查访十殿,最终铡了判官。

  历史上,宋仁宗朝真实的包公,是一介直臣,留下了“唾面自干”的故事,但未必如戏文里一样,铁面无私得有些不近人情。这样的形象,很大程度是源于演义小说《三侠五义》中的塑造。

  不论真实与否,在戏里,只要包公出现,必定是天理昭彰、恶人得惩。这个黑脸的形象,立在公堂高悬的“清正廉明”匾额之下,这端正肃穆的身影,正是人们心中的公义,是黑暗中不熄的灯火。

热销推荐